images.jpg  

是怎麼樣的劇情可以創造出將近30%的收視率?是最近最夯的日劇《半澤直樹》。這四個字的成功,不僅是一個熱門劇主角的塑造或是饅頭到底賣的有多好,確實,他演出了所有職場上正直員工被深藏在內心的一股不平之鳴,藉由洗煉的演技與流暢的故事情節與運鏡給迸發出來。

有人說以銀行職員為主角的設定,一開始被認為是相當冷門,因此此劇的成功大大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但若實際觀賞此劇變可發現,《半澤直樹》就像李國修所說的「專心做好一件事情」,且做的很好。

在日劇當中,甚至韓劇當中,主角確實通常可以見到從某偶像劇總是從無所事事,專心談戀愛跳脫出來,會帶到她們的職業。但這個職業所佔的重心究竟有多少,就多有不一。除了像是庶務二課這樣,以一群在大公司體系裡面與秘書的性別刻板地位出發,繼而延伸的情節有些類似,然而,像是半澤直樹這樣,以全然一個主角出發,卻帶入整體日本銀行體系,藉由銀行實際在做的這一件事(放款)看似多麼無聊,可以導入偵探、懸疑、熱血的經典日劇成分,就題材組織來說,確實比較少見。

且《半澤直樹》有一點很特別的是,他並非全然最為微小的職員,我們總是知道,許多對於公司營運的玩笑話裡面所說,越低階的職員實際上要負擔的雜事庶務都越多。他在努力對抗上司之餘,其實已然是個「中階」主管(課長),劇中不斷會帶到他在前半部情節發展之餘,要對抗分行長的不義行為之際,是如何也要做一個替下屬著想的主管,這點需要的拿捏十分微妙。比方說若半澤每日在外奔波找尋五億,若完全不顧辦公室內的波濤洶湧,那他又怎麼能成為一個觀眾心目中完美的「半澤直樹」。

一開始我對於前半部(五集)不斷出現其小時候情節感到有些不耐,還好這些在最後一集要揭露大魔王之際,就原諒了他。也與許多人一樣,對於半澤到總行慷慨激昂的替自己辯駁,感到熱血奔騰,即使他的同期告訴他怎樣才是最好的哀兵策略,尤其在這整個官僚又龐大的體系下,自己是多麼的微小。

不過,看到第六集,我感到最感動的還是另一個同期「近藤」,他在劇中只是個悲劇角色,初始懷抱理想,卻被環境打擊的極為不堪。其生病的內心僅僅用一些黑色的墨汁慢慢要侵蝕其畫面,就讓人深刻的體認到那種絕望。沒想到到了後半部,他還可以更慘,當他極度絕望倒臥在大街上之際,一個同樣穿著西裝的背影走了過來。鏡頭沒有一開始就告訴你,那是誰?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來,是否還有更可怕的會面要降臨在這個看似已經一無所有的配角身上。且現實面就是,即使主角意氣風發的回到東京,他卻沒有多少時間去陪伴或幫助他的同窗,但他深深相信知曉對方也在繼續拼鬥,為現實、為理想。等到我們看到了那個背影是直樹,不禁鬆了一口氣。他對對方講的第一句話也不是極為誇張的: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僅僅淡淡的說:「可否陪伴我一下」。再來,他用彼此最熟悉的劍道,不斷的試圖讓對方振作,男人之間無需言語,劍道遊走之間,使盡全力,不絲毫放水。然後他僅僅重複的說:拜託你快點想起來大學的時候,那是真真切切的存在過的進藤。不是需要他人的可憐或幫助才能協助他走出漩渦。接下來的情節無需多講,也沒那麼重要了。

有興趣的人不妨也追看看此劇,或許都會有不同的感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ystal Clear 的頭像
Crystal Clear

whynot82的部落格

Crystal Cl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