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MjAzMzI5OTgzMl5BMl5BanBnXkFtZTgwMTU5MTAwMDE@._V1_SX640_SY720_.jpg  

 

老實說,《戰爭遊戲》海報初始在戲院出現之時,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不協調,這年頭怎麼還有這種大頭群聚,背景為一推武器的圖像拼接海報。我們很容易的辨識出,主角似乎是一個沒有魅力的小鬼頭(用現在的話來說,小屁孩應該更為貼切),後面還有個我們得以熟習的衰老臉龐:哈里遜福特。

enders_game_2013_movie-wide.jpg  

◥這張圖真的讓我很無言

 

但據聞其電影是1985年的科幻鉅著改編而成,當然還是得進戲院瞧瞧。所幸,這部長度近兩小時的電影,結構情節完整,沒有讓人失望。

 

1985年小說所描繪的世界或許跟現今對科技的想像有所落差,但在能處理的細節上,好萊塢也總不會讓我們失望,且好的科幻小說/電影,通常來自其世界觀建立的合理、與反思人性的衝突等,情節夠好,便值得讓人回味再三。否則現今眾多特效、爆破、外星世界著稱的電影,恐怕已經養壞所有觀眾的胃口,也淪入劇本的嚴重欠缺,總是在賣座與續集中不斷的找尋放映的可能,因此即使不間斷的英雄重新開機,也是不得不然的唯一辦法。

 

出乎意料之外,飾演主角Ender Wiggin(安德威金)的Asa Butterfield(阿薩巴特菲德)居然是《雨果的冒險》的小男孩,這大概也是男大十八變了一半,期待他的出色演技,能伴隨著成長而更令人期待。而這部以安德為書名/英文片名的安德,確實可以撐起整部電影,出色表現也遠勝過我們的印第安那瓊斯(福伯)。尚屬青澀年紀的他,身形削瘦尚未轉大人,因此沒有讓此片得以因為帥哥美女的加持而有基本的收視眾,但對於這個吃重的角色,需要一再的被逼迫到角落的安德,幾個層次轉變的表現,都沒有讓人失望。

fx_feen41731141_0007.jpg  

◥指日可待的主角:Asa Butterfield 

 

簡單來說,這部電影的特殊之處,在於一個很讓人熟習的情節環繞:外型蟲族入侵,「差點」毀滅地球。人類在千鈞一髮之際,由一位英雄的睿智,拯救了整個人類地球與文明。人類在備戰與提防巨大蟲族再次毀滅地球之際,只能動用所有地球資源、人類生存的目的,想要再次找尋一個偉大領袖帶領作戰,冀望贏得生存的權利。因此,在如此政治正確的情況下,所有地球表面的人都想要找到那個救世祖。但,這個救世主必須要從「小孩」開始找尋。不過這個角色並非如《關鍵報告》的先知,而是領導者、戰略家,政府機器一邊從龐大小孩中試圖找尋Children Right,家長也希望能養育出這樣的救世主。

 

事實上,這個設定基本上沒有問題,現今數位世界對於小孩的快速學習、無罣礙的吸收能力等,比方說學習寫程式或外語等,其實殆無疑義,不過,可惜的是這部電影並沒有很明確的提到為何第一次外星異族入侵之後,需要由小孩/清少年去扮演救世主,或許是第一個英雄當時的年紀?或許原著有較明確的提及此事。當然,就當下普世的價值觀來說,小孩仍屬需要被保護的一種族群,不應該工作、被污染,心智脆弱,遑論成為一個戰略/戰爭帶領者。這也是許多「大人」反對小孩過多時間的操作線上遊戲的原因。

 

救世主小孩除了類似電影常見的戰爭生存基礎訓練、軍事化管理、培養領袖特質、其餘的對原則服從領袖等等,他們大量的利用遊戲,不管是實體或虛擬,讓主角學習到應有的技能。主角也需要不斷的在各種挑戰中進化,最終成為那位引領眾生生存希望的「唯一」存在。不過主角仍有自己的一個專屬團隊,就像是樂團的指揮一樣,沒有孤軍作戰的可能。

 fx_feen41731141_0030.jpg  

◥類似STAR TREK 裡面星異角色,關注主角心靈層面的安德森少校。

除了不斷刺激「進化」的實際訓練,這部電影要導出絕對戰略/戰爭中汰弱扶強原則外的省思,則是透過一種「心智遊戲」,得以喚起被定義成為入侵者與敵對之外,溝通與和平的可能。這個心智遊戲在電影裡是最為抽象、有趣的部份,可惜著墨也不夠多,因此,我們看不出太多主角在心智遊戲中呈現出的心境轉換,這點大大的削弱了這部電影的經典程度。據聞,在小說裡面有相當大關於心智遊戲描述的篇幅,不過此小說也被歸類為相當黑暗暴力的小說,電影則大幅的削弱此面相,有興趣的人可以找小說來看看。

 fx_feen41731141_0031.jpg  

著名童星,曾演過《小太陽願望》的Abigail Breslin ,在片中飾演主角的姊姊Valentine。

前面提到,主角的設定就是在一個不斷想要培養出人類救世主的家庭,每個孩子都優秀,但首個長兄卻過於暴力;二姊過於柔軟,無法成其大事,最終排行第三的安德得以平衡兩者,成為最終的希望與救贖。也因為把安德推向救世主的同時,多半都是要他被孤立、無情、要有領導能力,不能優柔寡斷,但在培養出戰爭機器的同時,電影裡面也不斷利用這兩種極端,試圖讓主角找到平衡,最終導出人性的結局。不只是兄姐,還有福伯跟女性指揮官,一再的扮演天平兩端。有趣的是,晉級到最終的戰鬥學院時,福伯又化身柔軟的一端,壓迫的一端再次換人主導。此外,除了時常與其通信的情感連帶二姊,即使場景回到戰鬥訓練場,隊員裡,也會不斷出現那種喚起他暴力反面的女性隊員薇倫泰,可以看出這整部電影的主軸,也讓觀眾在被主角逐漸被壓迫成為無情人之餘,感到一絲彈性與溫柔的可能。

fx_feen41731141_0019.jpg  

 ◥曾演出《真實的勇氣》,在這部片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Petra。

因此,只要不預設科技、未來世界樣貌、外星物種的智慧的前提,靜心的看待人性的思考,相信這部電影可以好好滿足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ystal Clear 的頭像
Crystal Clear

whynot82的部落格

Crystal Cl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