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JPG  

 

許多大眾對《藥命俱樂部》的目光,或許是從Matthew McConaughey為戲減重十多公斤,並獲得奧斯卡男主角的那一刻方開始聚焦。但事實上,不管是演技或劇本使然,從Ron Woodroof出發看到的「故事」,見微知著讓我們看到關於生命尊嚴的重新定義;再一次,真人真事配上好敘事與好演員,足以讓整部電影顯得精采。

據今將近三十年前,德州達拉斯(一個相對其美國他州更保守的地方)的Ron Woodroof渾身牛仔風格、口操粗語,且以電工技巧並遊戲人生的同時,被診斷出HIV陽性,且被醫生宣布僅剩三十天左右的性命處理後事。

就像剛提到的,在電影的一開始Ron Woodroof僅被富於陽性氣概、不拘小節的形象,也理所當然的是一位恐同人士。但或許是因為雜交或上天的玩笑,他被診斷出在當時可以說無藥可醫的AIDS,會漸漸的侵蝕身上所有的免疫系統,只能用最消極的方式治療跟等死。但Woodroof經歷的極為短暫的自我否任期後,一個看似沒有受過教育的電工,居然可以在圖書館找到所有關於當時對於這個疾病的可能治療藥物,當時就已經可以顯示出其不凡之處。

Woodroof初始追尋大藥廠利益結構塑造下,追尋大眾以為唯一有療效的仙丹藥物,但卻發現藥廠跟政府僅僅是利用這些時日無多的病患,讓他們成為白老鼠,證實藥物有效的同時,更加速他們身體的衰敗。陰錯陽差之下,Woodroof在墨西哥遇到像是怪醫黑傑克一樣的人物,讓他們得知利用一些無毒的藥物,增加自身的抵抗力,可以更有效的爭取有尊嚴的生命期程與品質。

 一開始,Woodroof也並非什麼生命的鬥士,他僅僅是想要活下去,等到他發現這樣的發法之後,他也僅是拖著病體,憑藉著自己的小聰明,希望能讓更多需要這樣療法的人可以法制外的被取得。但隨著藥廠跟國家機器的暴力不斷的施壓,還有Woodroof不可避免的大量與同性戀者與病者的相處,他逐漸的發自內心替這些人爭取他們該有的醫病權。

這部電影最為動容之處,就是他跟也同樣獲得男配角的Rayon(Jared Leto飾演)之間的情誼。後者是一個扮相極陰柔優美的變裝人士,上帝開了他一個玩笑,讓他無法獲得真正的女兒身。在性向上,WoodroofRayon都只僅能忠於身體,但在身體、激情或情愛之外,他們已然共同攜手跨越無數的障礙,真心關心彼此,互相為對方付出。還有Jennifer Garner飾演的醫生,也演出真正跨越醫病、性別甚至許許多多的階層障礙,真心的聆聽Woodroof在生命最終替自己、替病友所爭取的意義。這些主角都是那麼的真實,在面臨束手無策的絕症、國家機器與藥廠種種枷鎖,他們足以衝破層層疊疊,活出生命最後的尊嚴。真正是值得省思的好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rystal Clear 的頭像
Crystal Clear

whynot82的部落格

Crystal Cl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